[ 工作 ]

喝茶算命和塔羅牌

 

我其實以前不信算命的。

 

雖然小時候每個月都會買《談星》雜誌,著迷於封面和內頁的插畫、裡面的心理測驗,及各種毫無根據的小魔咒。比如說在最常抱的娃娃上寫下喜歡的人的名字,他就會更親近妳啦,或是出門後對樹木說聲早安,就會得到幸運的正能量啦等等的荒誕撇步。

有次我把少女漫畫月刊送的小小紙質裝飾品擺在書桌上,好像是〈東京喵喵〉的吧,我還替祂取了個名字叫「阿摩尼亞」,接著每天早晚在心裡膜拜祂,祈求祂給我好運。後來我媽看到了,要我不要亂拜神明,還說了恐怖的故事,說她聽外婆說有人亂拜不知名的神,半夜被某種力量引導到荒郊野外,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在一座墓園。

也不知道她是說真的還是唬我,但我隔天就把〈東京喵喵〉給丟了。

後來長大了,就不再買《談星》,轉而開始買傳授流行時尚的少女雜誌。好一段時間,我都不相信什麼神秘的力量,只相信自己的力量。我也從不去路邊算命,深怕算命師隨隨便便就告訴我未來的樣子,我就隨隨便便被影響,也怕聽到任何不好的事。

 

一直到了最近,當我出社會工作差不多一年,又再次回到像研究所剛畢業時的迷惘狀態。一年了,還是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。人在不知所措的狀態,不確定自己對未來的決定是否正確,甚至根本沒有決定的方向時,就容易開始仰賴外在的力量。彷彿沒有勇氣,在推卸責任一般。

正好我聽到了朋友分享有一家店是讓人喝茶算命的,她去算過,說進去只要跟店員說:「我是來喝茶的」,他就知道你是來算命的。聽起來超神祕夠獵奇!我跟另外兩個朋友立刻約了一天下午一起去。

我對這家店的想像是一間昏昏暗暗,擺了木桌石椅的古舊喫茶店,裡頭只有兩三個老人在安靜喝茶,我走進去跟穿長袍的掌櫃說自己要喝茶,他就會用像打暗號的眼神瞟我一下,說:「跟我來。」

 

結果我們真正來到這家店,超級明亮,裝潢還有點現代,販賣著各式簡餐和飲料,但看起來就是那種你路過也不會想進去試,感覺東西就不太好吃的簡餐店。店員是個普通的阿姨,店裡滿客,幾乎都是來算命的。

店員要我們寫下姓名、生肖和生日,接著調配出屬於我們的茶,每個人口味都不同,她要我們先喝一壺茶,藉此沖去身上的穢氣,待會好讓老師看得更清楚。

我們各自喝到回沖一次,老師來了,一個胖胖的女人。她再次要我寫了姓名、生肖和生日,然後直接問我要問她什麼問題。

「我想知道我適合做什麼工作。」我說。

她聽了,問了我學的專業,還有現在任職哪裡後,說:「妳還是適合做行銷公關,就是很符合你學的專業和本身的專長,只是這產業不適合妳,這家公司也是。」她認為我應該換到一家至少150人以上的公司,科技或化學產業,最好是外商。

「妳一直以來走的路和做的選擇都還不錯,工作能力應該也不錯,3-5年後事業運會非常好,妳本身命的格局滿大的,未來工作可能不限於台灣,而是在大中華區。只是FMCG這種生命周期太短的產業不適合妳的個性,妳比較不喜歡變動,適合長期研究一種東西。」

聽到這個診斷結果,還不算壞,不過我還是追問:「那媒體呢?或是藝術類的工作?」她斬釘截鐵地說:「不適合,妳的個性不適合。」我有點失望。

她想差不多結束我的部份,就問我還有什麼要問的。我也問了感情。她一樣要了男友的姓名、生肖和生日,說這男的跟我個性互補,滿穩定的,可以好好交往。

「先換工作吧,而且要快,經濟不景氣,之後的缺會愈來愈少。等妳換完下次我們再來說別的。」她說完,就轉向我朋友準備替她解惑。

這就是我第一次喝茶算命。畢竟是未來的事情,還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準不準。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

過不久,因為朋友有認識的兼職塔羅牌算命師,我們就一起去她駐店的咖啡廳找她算命。我覺得算命這種事,只要心裡有了需求,好像就該早點去算,既然決定迷信一下了,就也不想多走任何人生冤枉路。

塔羅算命師叫Catherine,我已經迷惘到我不知道自己該問什麼、怎麼問,只知道自己想問關於工作的事。她面露難色,先問我自己覺得最理想的工作狀態是什麼,我說,應該是當個整天旅遊、寫字、畫畫、唱歌、攝影的自由工作者。她就幫我把問題濃縮成:該當自由工作者,還是個上班族?

 

她要我抽5張牌,擺在桌上,最中間是現況,左邊是自由工作者的情形,右邊是上班族的情形。

她說:「現況【平凡】這張牌並不是不好的,雖然維持現狀會非常平淡,但妳看圖中那些美麗的花,代表妳還是會從中得到收穫。」

「自由工作者這邊,【叛逆】和【成功】這兩張牌看起來,如果妳成為自由工作者,剛開始會滿成功的,但是久了之後,不管是現實或是外在的環境因素,都會讓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否正確,妳要能說服自己。」

「上班族這邊……妳就是不喜歡當上班族啊!」她笑著說,「【政治手腕】就像妳剛剛說的,妳不喜歡當公關social的感覺。再來【封閉】代表妳現在傾向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,因為妳覺得妳無法改變什麼,就乾脆把自己封閉起來。」

雖然聽起來她好像都是照著牌面上的意思去延伸,但我覺得我抽到的牌,還真的都好符合我的心境和處境!當然,我也希望如果哪天真的成為自由工作者,我會是成功的。

 

這一輪就這樣結束了,我忍不住又掏錢問了第二輪:「如果當自由工作者,應該做哪種類別好?」

這次我換了另外一副牌,她說這副牌的特色是會很直接給你一句話,有時特別赤裸,有時又特別溫暖。

她要我預設幾種類別,依序抽牌。於是我就想著「寫作」、「唱歌」、「繪畫」、「攝影」,各抽一張牌。

首先,我們一看到代表「唱歌」的這張【Put Others First】就笑了,「好,它已經告訴妳了,唱歌的話,不是現在努力的重點,妳可以先發展其他事情。」她說。

她看了代表「繪畫」的【Say “Thank You”】就問我:「妳是不是對畫畫滿有天賦的?」我說對,還算是專長。她說:「這張牌代表雖然畫畫可能不是妳主要發展的重點,因為成為專職畫家也不是妳想要的,但它可以當作一個輔助的角色,在妳發展別的事情時幫助妳。」

至於代表「寫作」那張塔羅的插畫,很剛好就是個女人在寫字,牌名是【Tell the Truth】。Catherine說:「這張牌的話,是假如妳要發展寫作,妳就從撰寫真實的事情開始,而不是去創作一篇小說什麼的。」

「最後【Fill the Well】代表如果妳想發展攝影,妳得先把自己的基本功準備好,去把基礎的知識建立起來。所以現在看起來,是『寫作』這塊最適合先發展。」

我覺得第二輪的結果很好玩,也真有貼近我真實情況。我本來就知道唱歌只能當興趣;繪畫可能也不會是專職,更厲害的人太多了;寫作算是有可行性的;攝影我只是喜歡但知識很淺薄,連光圈快門都還不能自如運用,只會練習構圖。

 

就這樣,我短期內算了兩次命,人生依舊迷惘。但在某些時刻,我會想起這些算命的結果,至少不是太差,甚至有點鼓勵的作用,就像我現在開始認真寫作。

 

 

3 Comments on “喝茶算命和塔羅牌

  1. 我去過喝茶,不太推,對現在完全沒說,只說未來,完全不知道到底通到什麼,這樣就是直接主導你的未來,眼神也有距離感,講話也很自以爲事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